參考消息網7月25日報道 英國《衛報》網站7月24日發表題為《中國的紅木傢具熱推動幾內亞比紹的非法砍伐》的文章,原文內容如下:
  3月至5月是腰果的豐收季節,其間總能看到很多卡車在幾內亞比紹首都比紹的阿米卡·卡布拉爾大道上排起一條長龍,等著將車上的貨物裝船。但是如今一年到頭都有排隊等候的卡車,這就引起了人們的懷疑,特別鑒於腰果需求量已出現大幅下滑。
  農業工程師、該國森林管理部門原負責人康斯坦丁諾·科雷亞說,很多卡車如今明目張膽地從幾內亞比紹內陸地區往外運樹幹。據幾內亞比紹政府下屬生物多樣性和保護區研究所的阿比利奧·拉希德·賽義德說,車上運的主要是非洲紅木,目的地是中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3年11月22日,在位於馬達加斯加東北部阿欽安阿納雨林的馬約傑季國家公園,導游手扶一棵紅木。紅木是非洲被非法砍伐的主要樹種之一。新華社記者吳曉凌攝。
  多年來,環保人士一直譴責幾內亞比紹境內的非法砍伐行為。但現在可能為時已晚了。賽義德警告說,“我們當前面臨在未來幾年非洲紅木將絕種的風險。中國市場對這種木頭的需求量極高”。
  幾內亞比紹的紅木用途包括製作紅木傢具,即中國的仿古傢具。
  環境調查機構公佈的報告顯示,中國的紅木熱推動世界其他地區的非法砍伐行為大幅增加。
  2012年4月發生軍事政變後,幾內亞比紹的狀況每況愈下,由此導致腐敗加劇,也助長了非法和肆意砍伐行為。幾內亞比紹人權網總裁福德·馬內說:“經常出現非法砍伐樹木的情況。不同的是,過去還不像現在這麼猖獗。”
  這場危機給該國的農村人口造成巨大負擔,因為援助國凍結了資金,而作為該國主要出口品的腰果需求量持續下降並導致價格暴跌。
  為了獲得森林資源,伐木者一般可能會向窮困的村子支付大約500美元。雖然砍伐樹木讓各村子很快賺到錢,但很多人的生活狀況都惡化了,因為他們被剝奪了生存之本。
  另一方面,據多名消息人士講,一集裝箱普通木材可售得6000美元到1萬美元,而一集裝箱紅木的價格可達1.8萬美元。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3年10月28日,福建仙游縣一家工藝企業內的工作人員在雕刻紅木工藝品。新華社記者魏培全攝。
  該國反腐部門原負責人拉薩納·塞迪稱,非法砍伐是一種野蠻行徑,是幾內亞比紹日落西山的縮影。據世界銀行稱,政變和動蕩給這個西非國家造成重創,該國近70%的公民都生活在貧困中。
  據一些環保人士稱,目前看來,非法砍伐者已獲得砍伐和出口原木的許可,且無需具備一些必要條件,如設立鋸木廠和儲木設施並接受森林資源和野生動物管理總局的監督,以確保相關規章制度得到遵守。塞迪說:“如今,只要有一把鋸,任何人都會獲得許可。”
  按照林業管理規定,只有經過加工的木材才能出口。但當地多家報紙報道說,當前有很多裝有未加工原木的集裝箱被運出國。
  科雷亞說,儘管存在某些弱點,但嚴格執行規章制度還是可大幅改善森林資源的保護。
  馬內說,對非法砍伐行為的批評聲在不斷增加,為了避免被進一步曝光,中國的商家已開始給比紹港的紅木出更高的價格。
  【延伸閱讀】
  紐約時報:中國紅木需求令湄公河森林“遭殃”
  2014-05-16 10:54:00
  
  在中越邊境的廣西浦寨,工人們正在卸載經過半加工包裝好的紅木。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參考消息網5月16日報道 外媒援引一家環保監測機構的話指出,中國對高檔傢具迅猛增長的需求及紅木文化傳統復興不僅令東南亞鄰國的森林遭殃,還助長了該地區的犯罪風潮。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5月13日報道,位於倫敦的環境調查機構在最新報告中寫道,非法伐木和腐敗使得交趾黃檀幾近滅絕。交趾黃檀是一種日益稀少的珍貴熱帶硬木,分佈在泰國、越南、老撾和柬埔寨等湄公河流域地區。
  報道稱,上述幾國的法律禁止砍伐、出口這種木材,但該報告根據過去十餘年來的調查指出,由於中國對這種老紅木的需求居高不下,因而導致該地區非法伐木和木材走私橫行。
  “從2000年到2013年,中國共進口350萬立方米紅木木材,”該報告說,“自2000年來中國進口的紅木木材,近半(即166萬立方米木材,價值約24億美元)來自湄公河流域。”
  近年來的調查發現,目前泰國僅有約10萬株交趾黃檀,其他幾國則已所剩無幾。
  遭到大量砍伐的森林很難恢復。它們需要“50年到100年的時間才能成材”,環境調查機構森林項目的高層人員傑戈·沃德利接受採訪時說。
  該機構發現,亂砍濫伐不但引發了生物災難,而且當非法伐木者遭遇執法人員時,人員傷亡也屢見不鮮。
  “伐木業的工具包括電鋸、槍支、甚至火箭推進榴彈發射器”,報告說。“自2009年以來,已有幾十名森林管理員”在泰國與來自柬埔寨偏遠地區的伐木者在交火中“喪生”。“另據信,僅2012年一年便有45名柬埔寨伐木者被泰國執法部門擊斃。”
  報道稱,至少自明朝以來,黃檀便是中國高檔傢具的名貴原料。但報告指出,隨著1980年代以來中國經濟高速增長,人們對奢侈品的需求暴漲,黃檀的消費量才開始變得無法支撐。
  消費的激增令黃檀的價格也水漲船高。2011年,調查人員發現,一張黃檀木床在上海的零售價是100萬美元。根據行業協會中國紅木委方面的數據,高檔黃檀木傢具的價格2013年翻了兩番。該行會預測,2014年紅木價格仍將“穩中有升”,目前來看,這個預測是可靠的。
  報道分析,文化傳統並不是紅木市場的唯一推手,投機也是因素之一。中國的新富階層需要財富的避風港。“房地產市場和股市都不走強,”紅木傢具專家於鴻雁說,“人們現在把紅木作為股票之外的投資選擇。”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自1998年便把交趾黃檀列為“易危”物種,去年《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將其列為“瀕危”物種,未經允許禁止任何出口。
  然而,該公約只禁止木材、鋸材和鑲飾的出口,在執行上仍存在漏洞,因而環境調查機構呼籲簽約各方完善該公約。
  “交易商現在可以在原產國對木材野蠻地進行加工,之後作為傢具出口,規避禁令。”於鴻雁說。
  據報道,針對紅木交易的需求方,環境調查機構的報告呼籲中國暫停從湄公河流域進口一切紅木,直到原產國出示證據表明未來出口不會影響到其黃檀數量、並保證產業發展可持續為止。
  【延伸閱讀】
  港報:中國對老虎器官需求導致印度虎遭偷獵
  2014-01-08 10:43:14
  參考消息網1月8日報道 港媒援引野生動物專家的話表示,只要中國對老虎產品的需求繼續增加,日益增多的遭偷獵的印度老虎數量就不會下降。
  據香港《南華早報》網站1月6日報道,日前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在印度,2013年有大約48只老虎被偷獵者捕殺。
  印度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會長貝林達·賴特說:“除非需求得到控制和切斷,否則老虎會繼續被偷獵者獵殺。但需求的問題只能由中國來解決。”
  據印度政府下屬的國家老虎保護局統計,2013年有63只老虎死亡,一些老虎由於意外、疾病或年老死亡,但有48只死於有組織偷獵團夥之手,他們將老虎器官賣到中國,作為製作中藥的藥材。
  印度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公佈的2013年死於偷獵的老虎數量略低,為42只。但該協會表示,這一數字是7年來最高的。
  該協會項目經理蒂托·約瑟夫說:“偷獵者出售的價格十分高昂,儘管印度加強執法行動,但他們準備冒險。他們手段殘忍,精明老練。我們必須減少需求。”
  報道指出,在打擊設備精良的有組織偷獵者的戰鬥中,野生動物當局似乎必定失敗。如果偷獵者遇到麻煩,他們能輕而易舉地收買守林員或警察。
  打擊偷獵的努力日益把重點放在搜集人員情報上,以便在偷獵團夥偷獵之前對他們實施逮捕。
  約瑟夫說:“偷獵者受到監控,他們的電話通話內容被監聽,技術監視的使用率比以前高很多。但他們從一個邦潛逃出境,然後進入另一個邦,因而難以追捕他們。”
  好消息是,保護區的老虎狀況良好。但專家說,要讓“基因”延續,年老和年輕的老虎必須從保護區向周圍的森林地區分散。可是一旦這樣做,它們會被偷獵者毒殺、電死或設陷阱捕捉。
  報道稱,此外,採礦、發電站和水壩等大型開發項目也威脅著老虎的棲息地。過去10年來,數千平方公里的森林因此類項目遭破壞。
  根據最近一次(3年前)官方估計,印度有1706只老虎,占全世界老虎數量的一半。這一數據比2008年統計的1411只有所增加。
  印度2013年12月開始了下一次老虎數量統計,範圍涉及該國90%的老虎生存的50萬平方公里森林區域。超過2000名專家將與森林工作人員一起統計老虎數量。(編譯/薑瑞)
  【延伸閱讀】
  美報:野生大象在雲南比在非洲更安全
  2014-04-28 10:11:34
  
  資料圖:2011年2月25日,一頭野象在雲南西雙版納野象谷內覓食。新華社記者 藺以光 攝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參考消息網4月28日報道 美報稱,在整個非洲地區數萬頭大象慘遭屠殺以滿足中國人對象牙的渴求之際,對野生大象來說,生存的最佳地點很可能是中國西南地區的熱帶森林。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4月26日報道稱,在過去的20年裡,雲南省亞洲象的數量幾乎翻了一番,達到近300頭,這要歸功於政府資助的喂養方案、愛護野生動植物的教育努力以及其他地方無可比擬的嚴格的大象保護法。在中國,偷獵者一旦被定罪就會面臨死刑。
  據中國國家媒體報道,1995年有4人因獵殺亞洲象,倒賣走私象牙而被執行了死刑。自那時以來,中國國內只有少數大象由於自己的長牙而被獵殺,過去10年間則一頭也沒有。
  “大象的日子相當不錯,因為這裡很安全,並且有許多吃的,”一位當地林業部門官員說,“一旦大象從允許狩獵的老撾越過邊境進來,它們永遠不想再回去了。”
  大象在中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是棲息地的喪失。
  隨著雲南的森林迅速讓位於橡膠等經濟作物,約6個大象家庭已經由於保護區的不連通而陷入困境。動物學家說,無法與其他象群交配和繁殖威脅到大象的遺傳多樣性,從而讓它們容易患病。
  與此同時,該地區的人口不斷膨脹,導致了人象衝突激增,其中一些是致命衝突。在過去4年裡,在雲南,有3人被掠食的大象踩踏致死,十幾人受傷。其中許多大象已經習慣了啃食當地村民種植的甘蔗、水稻和菠蘿。
  當局試圖通過補償農民的損失來緩解大象踐踏作物之痛。據新華社報道,2012年政府通過保險公司理賠420萬元人民幣,不過居民抱怨賠償金不足以抵消他們損失的農作物的市場價值。
  在已知的大象四處漫游的人口稠密地區,林業部門官員一直在創建龐大的“大象食堂”,那裡種植著玉米、竹子等大象喜歡吃的植物,以防止它們掠奪農民的田間作物。國際環保團體也在試圖解決這個問題。他們購買或租賃耕地,並且恢復森林,以努力擴大大象的棲息地,創建有朝一日能夠將該地區偏遠的自然保護區連接起來的走廊。
  多年來,其他像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這樣的組織,一直告訴村民用壕溝和電子圍欄來保護自己的田地,但是狡猾的大象輕而易舉就可以突破這些障礙。現在,這些組織正教農民們如何與這些重達4噸的饑餓的鄰居和平相處。近年來,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已經向7個村莊的2000個農民提供小額貸款,以幫助他們從種植水稻和香蕉切換到種茶。茶這種作物是大象不吃的,而且利潤豐厚。
  雖然難以量化,中國的大象也受益於中產階層對它們越來越多的喜愛,這種喜愛在很大程度上是被旅游部門負責人激發出來的。這些人把大象推銷為魅力不可擋的吉祥物。
  【延伸閱讀】
  美報:中國需求導致非洲大象遭瘋狂屠殺
  2012-09-11 17:20:00
  參考消息網9月11日報道 不久以前,非洲偷獵大象似乎呈現下降趨勢,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全球嚴厲執行1989年實施的象牙貿易禁令。
  美國《紐約時報》說,過去,偷獵往往是一種比較低技術含量的恐怖行為,但是進入21世紀,偷獵變得很暴力。整個象群,不管是幼象還是成年大象,都成為獵殺對象,獵殺者有的從軍用直升機上捕殺,有的從地面上捕殺,他們砍下象牙,留下屍體任憑腐爛。
  正如傑弗里·格特爾曼報道的那樣,象牙偷獵已經軍事化,壓倒了政府的巡護員。一種可怕的不謀而合的局面正在形成:形形色色的軍人屠殺大象,有組織的犯罪分子運出象牙,中國則展現出對這種野生動物違禁品經久不衰的欲望。
  那個時代已經逝去,一同逝去的還有每年成千上萬頭大象。這些令人驚訝的生物正被偷獵者瘋狂槍殺,取走乳白色的象牙——屠殺達到了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程度。
  象牙是一種便捷的生財之道,不管對一貧如洗的村民還是對軍人來說都是如此。軍隊的偷獵者似乎來自各地。有蘇丹賈賈威德民兵組織的突擊隊員、剛果軍人、蘇丹人民解放軍成員、乘坐直升機獵殺大象的烏干達軍人、反政府武裝聖靈抵抗軍的支持者,甚至還有好戰的伊斯蘭組織青年黨。貿易線路在東面穿越索馬裡、蘇丹和肯尼亞,在西面穿越幾內亞灣。
  報道稱,這些象牙主要的流向地是中國。如果中國不勇敢地面對它在大象等野生動物毀滅問題上的責任,那麼一切都不會改變。中國是非洲大部分地區的主要投資者,只要它願意,就能夠給偷獵集團施加巨大的壓力。
  微妙的問題始終是如何向中國施壓。國務卿希拉里·羅德姆·克林頓一直在嘗試這樣做。但是,國務院遲遲不願承認美國對非洲特別是對烏干達、剛果和南蘇丹的軍事援助可能也有影響。美國出錢鼓勵烏干達軍隊繼續追捕聖靈抵抗軍頭目約瑟夫·科尼,完全是出錢助長偷獵大象。
  報道稱,非洲中部的大象經不起這樣的腹背夾擊。導致偷獵如此猖獗的不僅僅是軍隊偷獵者的出現,也不僅僅是巡護員裝備人力不足。還與非洲中部國家特別是剛果持續處於失敗狀態有關。但是,在這一切的背後是市場,是市場令象牙如此名貴,是中國繁榮的市場。
  最後,報道還呼籲,美國和其他國家必須盡其所能,檢討對非洲援助的影響,同時繼續向中國施壓。否則,等待非洲中部的就是一片荒原和這種偉岸動物被大批屠殺。(編譯/於曉華)
  【延伸閱讀】
  BBC:中國男子走私犀牛角在美被判刑
  2014-05-29 09:23:29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這是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以南18公里的Rietvlei自然保護區內生活的犀牛(2012年12月27日攝)。由於全球黑市犀牛角走私猖獗,近年來南非越來越多的犀牛被非法獵殺。新華社記者李啟華攝
  參考消息網5月29日報道 外媒稱,美國紐沃克地方法院判處一名走私犀牛角和象牙的中國男子李志飛(音)有期徒刑5年10個月。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5月28日報道,李志飛此前在新澤西州聯邦地方法院認罪,承認自己是一個走私犀牛角的國際犯罪團夥的首腦。在美國地方法院法庭上,李志飛通過翻譯對自己的犯罪行為表示懺悔,但提出希望能回國見一下生病的4歲女兒。
  現年30歲的李志飛去年12月對包括串謀走私、非法走私野生動物和製造虛假文書等11項控罪表示認罪。
  據法庭文件顯示,李志飛透過紐約長島古董商為己收購犀牛角,然後將這些犀牛角轉運至中國。聯邦檢察官辦公室說,他走私的30個犀牛角和象牙,以及用犀牛角製造的其他物品,總價值達450萬美元。
  該走私案是美國近年來最嚴重的違禁野生動物製品走私案件之一。
  這些犀牛角據稱被包裹在膠布中藏在花瓶里,先運到香港,然後再運到中國內地。
  根據美國和國際法,所有品種的犀牛都應受到保護。自1970年代中期,有關犀牛角和象牙的國際貿易就處於政府的嚴格監管之下。
  美國地方法院法官薩拉斯裁決李志飛必須在美國服刑5年10個月,然後才會被遣返回其原籍中國山東。李志飛犯罪所得的350萬美元也被法院沒收。
  法官薩拉斯說,她希望這個判決會向偷獵者和走私者發出一個強烈信息,阻止他們對無辜動物的大肆屠殺。
  【延伸閱讀】
  美媒稱中越需求致犀牛遭偷獵 手鐲售1.5萬美元
  2013-12-28 09:21:02
  參考消息網12月28日報道 美媒稱,世界上最浮華的奢侈品不是由金銀製造的,也不是由愛馬仕銷售的。它是由犀牛角加工成的。這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麼2013年偷獵者在南非屠殺了946頭犀牛,比去年增長42%。
  據美國“石英”網站12月19日報道,鑒於世界上85%的犀牛生活在南非,這一消息令人沮喪。研究人員說,按照這一速度,犀牛將在2032年滅絕。儘管今年南非加大了打擊非法盜獵的力度,但其政府顯然難以遏制這一勢頭。
  在血腥屠殺背後是什麼?報道稱,眾所周知,犀牛角粉末在越南市場非常受歡迎,因為它可以加工成致幻藥和治療癌症藥物。這推動犀牛角價格飆升至每公斤4.5萬美元至6萬美元。但正如反野生動物非法買賣專家湯姆·米利肯所說的,近幾年中國對犀牛角的需求增長速度超過了大多數人的想象。他說,廣東、廣西等中國南部省份的需求尤為強烈。
  米利肯說:“他們的文化有點類似於越南,犀牛角不是用來製藥,而是體現主人身份的一種擺設。這推動了越南的犀牛角貿易,也是推動犀牛角在華貿易的原因之一。”他指出,過去幾年在華犀牛角貿易量增長了80%。儘管中國政府正在打擊這種非法貿易,但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中國對犀牛角的需求在不斷上升。據媒體報道,國際警察組織估計中國政府僅沒收了10%的走私犀牛角。
  米利肯指出,儘管被截獲的非法走私物品集裝箱數量不斷增長,但中國游客在越南購買犀牛角日益成風。這與環保主義者卡爾·安曼近日發表的一篇調查報告內容相符,他親眼目睹中國游客在河內周邊的一個小村莊,搶購犀牛角佛珠手鐲,每串售價1.5萬美元。
  報道稱,這還解釋了世界其他地方犀牛角非法交易激增的原因。中國的需求推動了全球犀牛角非法交易。舉例而言,據《達拉斯晨報》報道,得克薩斯已成為美國犀牛角走私中心。這些犀牛角從得克薩斯運往紐約或加利福尼亞,併在那裡銷售給亞洲的買家。(編譯/鄔眉)  (原標題:外媒:中國“紅木熱”助長幾內亞比紹非法砍伐)
創作者介紹

摺耳貓

heqsuim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